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生活资讯 >

孙耀琦:杜甫爷爷杜审言最经典的五言律诗,被后人评为初唐五律第一

2020-11-06 22:36 浏览:

孙耀琦:杜甫爷爷杜审言最经典的五言律诗,被后人评为初唐五律第一

  杜甫曾有诗云:“诗是家吾事。”他说这话是很有底气的,因为不仅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他的爷爷杜审言也是一位大诗人。杜甫成就最高的是格律诗,而格律诗这种形式,就是在他爷爷杜审言这一代人成型的,杜审言就是格律诗最重要的奠基人之一。

  今天小楼就与朋友们一起,精读杜审言最经典的一首五律,《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这首读曾被明代胡应麟评为初唐五律第一。

  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杜审言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巾。

  “和”读hè ,指唱和,和答。和诗即为子回应他人某一首诗,以该诗的格式再作一首诗。和诗分为依韵、从韵和步韵。依韵即和诗与原诗都押同一韵部的韵,从韵则要求押韵之字全部相同,步韵要求更严,不仅要求押韵之字相同,而且要求押韵之字的位置也要一样。杜审言的这首诗,是应和陆丞的《早春游望》之作。晋陵:现江苏省常州市。陆丞,即姓陆的县丞,其人不详,他的《早春游望》也没有流传下来。独有宦游人,偏惊物候新。宦游人:离家作官的人。物候,物即自然万物,候即季节气候,物候即万物随季节变化。只有在外做官的人,才会对自然万物随季节的变化更加敏感。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梅柳渡江,江南春天来得早,江北春天来得晚,所以江南梅柳先开,渐至江北。曙光乍现,云霞从海上升起,春天到来,梅柳从江南渐渐开到江北。

  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淑气:和暖的春天气息。黄鸟,即黄莺。陆机《悲哉行》;“蕙草饶淑气,时鸟多好音。”这里化用陆机诗意。晴光,明媚的春光。绿蘋(pín):浮萍。转绿蘋,浮萍由嫩绿转为深绿,也有说是浮萍在水中流转浮动,因诗中“物候新”强调的是自然万物的变化,故以前说为佳。和暖的春天气息,使得黄莺欢快啼叫,明媚的春光中,浮萍变得更加深绿。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巾。古调,指陆丞写的诗,即题目中的《早春游望》。巾,衣巾。在这美好的春光里,忽然读到您高古的诗篇,引发了我归乡之思,让我忍不住泪下沾衣。

  杜审言此诗的特点,在其章法严密,句律精确。格律诗讲起承转合,此诗便如此。首联起,以“偏惊物候新”领起全篇,中间两联承,展开对“物候新”的描写,“忽闻”一句转,至“归思”而合。首联“偏惊物候新”总领全篇,“惊”是全诗的情感立意,“物候新”是全诗的主题内容。全诗就是围绕季节的气象的变化引起诗人内心的敏感感受来写的。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云霞、梅柳是物,曙、春是候,出、渡即新。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黄鸟 、绿蘋是物,淑气、晴光是候,催、转即新。中间两联,是紧扣“物候新”三字来写的。这两联写得有声有色,色彩艳丽,表面上是写美好的春光,但首联“惊”字贯通下来,就知道背后蕴藏着深沉的情感。春光美好,但是异地春光,自与家乡不同,所以诗人才会“惊”,这一“惊”中,蕴含着诗人对家乡的思念。

  此诗的用词,也是值得品味的地方。《唐诗选脉会通评林》中周敬曰:“独”、“偏”、“忽”、“惊”、“闻”、“欲”等虚字,机括甚圆妙。中间四联中的动词,也用得非常生动。《诗境浅说》中说:中四句“出”字、“渡”字、“催”字、“转”字,用字之妙,可为诗眼。春光自江南而北,用“渡”字尤精确。这些精练生动的字眼,使得全诗晶莹通透,读之口齿生香。但这些字又是不可解释的,一解释就变得板滞了,前面小楼在每一联后面都作了翻译,那只是为了辅助朋友理解诗意,真正诗中的艺术美感,需要朋友们诗心自悟。文 | 谢小楼精读《唐诗三百首》057: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