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生活商业 >

徐贵樱旅行成为我生活的分水岭

2020-11-19 19:15 浏览:

徐贵樱旅行成为我生活的分水岭

  我的生活通过旅行,划分成一段段——去福建武夷山之前,我是都市休闲游者,回来后,我暗下决心成为背包客;去北京宋庄之前,我是个喝立顿袋泡茶的粗人,回来后,我爱上了普洱茶,开始在家里煮水泡茶;去梅里雪山之前,我是个用傻瓜卡片机的人,回来后,我迷上了摄影,并且,终于成为单反一族。

  有些念头是突然之间产生的,就像2009年11月,我行走在武夷山的山路上,空气如此洁净而清新,山间幽谷一派寂静,只有我们几个游人细碎的脚步声,我从挎包里掏出一个橘子,边走边吃,那一刻我感觉无比恬静适意,心说,就这么一直待在山里,走啊走,什么都不想,该多美啊!

  当一名背包客的念头,也许就是在那一刻萌生的。

  我说的背包客,不同于一般的旅游者,不是偶尔参加一次旅游团,也不是出差办公,而是把旅行当做生活的一部分,一种生活方式,带着一颗善感的心,怀着希望和梦想,到向往的任何一个地方。

  去武夷山的时候,我甚至连一个双肩背包都没有,挎着一个日常用的拎包,爬山的时候吃尽了苦头——所有东西都放在包里,电话响了半天都找不着手机。一只手拎着相机,另一只手撑着阳伞,爬山时几乎腾不出手抓栏杆。我的牛仔裤是微喇叭形的,宽大的裤脚非常碍事,几次差点儿把自己绊倒……在资深旅行者眼里,我实在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菜鸟。

  从武夷山归来,我从一个城市休闲游者,渐渐变成了一个背着双肩包走天下的背包客。

  我的一个女友,去了一次北京宋庄之后,便迷上了那里的氛围,决定停留下来,开一个小咖啡馆,过半隐居生活。

  听起来,多像是一个文艺女青年的梦想啊。只是,大多数文艺青年只是心里掠过这个念头,然后依然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并不是每个“文青”都有实现这个梦想的能力。女友是一个生意场上的女强人,这么些年在商海里浮沉拼搏,身心疲惫,积累了一些资本后,终于还是放不下年少时的梦想。

  2010年9月,我因公到北京宋庄参加第六届宋庄文化艺术节。

  北京天很蓝,北京风很大。

  在宋庄,认识了一些艺术家,见识了另一种生活。印象最深的,是每天晚上,一些艺术家朋友喜欢聚在一起,画室或庭院里通常摆一张宽大茶几,清洗茶具、烧水、泡茶,也不拘什么茶叶,龙井、碧螺春、乌龙、铁观音、普洱,但一定不会是袋泡茶。一边喝茶,一边摆开龙门阵,东拉西扯,没准儿也能碰出一些火花。

  一位画家说,我很向往那种生活,简单、清淡、规律、自由,最重要的是,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周围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回到南宁,我丢弃了家里所剩的袋泡茶,买了一整套茶具还有茶叶,开始了我有滋有味的泡茶生活。

  去梅里雪山之前,朋友对我说,准备好迎接一次视觉盛宴吧。

  于是,带着一颗好奇向往的心,到达昆明、丽江,然后从丽江出发,走214国道,一路经过长江第一湾、白茫雪山,到德钦县城的飞来寺,巍峨神秘的梅里雪山就在那里等着我们。

  一路上,放眼看去,皆是壮丽河山,天地沉默,大美无言。入夜空气清新冷冽,满天星星倾泻而下,离我那么近,近得触目惊心,触手可及。这样的星空,这样的夜,让人心生感激,难以忘怀。

  除了文字,我还可以用什么记录下那些片刻,那些瞬间,那些惊喜?

  同行的驴友很多是摄影发烧友,一路听他们谈论测光、曝光补偿、焦距、光圈、ISO、偏光镜……很多是我从未听过的新词,我渐渐开始心生羡慕,如果可以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切美景,不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吗?对于风景,对于旅行,对于生活,我同样有自己的审美,有自己的感悟,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尝试着,学习摄影呢?

  就是那次旅行,我对摄影萌生了极大的兴趣——之前,我不过拿着一个傻瓜相机,见到什么就胡乱拍一下,迷上摄影之后,我开始考虑角度,考虑构图,对了,最重要的是光线。

上一篇:林妍柔香喷喷的花壳茶叶蛋做法图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