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生活居家 >

姚诗涵国家为什么要设立直辖市?

2020-11-24 15:47 浏览:

姚诗涵国家为什么要设立直辖市?

  不针对特定地方。

  削藩

  北京直辖不需要理由,因为是首都,全世界主要国家中美俄法英日德首都都是直辖的。

  上海一直是中国最大城市,直到改开前占全国经济比例都很吓人,如果回归江苏,这个江苏省不得了,2016年GDP十万亿人民币,占全国1/8强,典型的座大诸侯,不利于中央集权。再加上民国的特别市历史,上海直辖顺理成章。

  天津也是民国院辖市,还是民国第二大城市,当然今天地位下降很多。天津直辖的最大原因就是维护北京的地位,加上天津的河北完全锁死了北京,危胁太大了。凭借天津的位置和体量直辖是不够格的。

  重庆就是一个披着直辖市外衣的小省,分省前的四川规模确实太大,三峡是由头,邓和李鸟是政治资源,计划中的三峡省胎死腹中,重庆本来就是西南最大城市,直辖还能减少一级行政区划,节省管理成本,所以最终直辖取代分省。

  最后谈谈个人看法,京沪维持直辖不变,天津回归河北做省会,重庆划入川东几市扩大改省。

  针对部分天津网友特此声明,个人对天津并无偏见,天津是定都北京的第二大受害者,只有和河北合力才能减轻伤害,因此赞同回归河北,并无他意。

  因为国家要适应由农业社会转型为工业社会,提升城市的职能。

  中国市的行政区划萌芽於北洋政府时期,分为特别市和普通市。1922年,北洋政府先後设立了京都特别市和青岛特别市(青岛市是中国最早的直辖市)。特别市相当於後来的直辖市。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後,先後有汉口丶南京丶天津丶北京丶上海丶青岛丶广州7个特别市。 1930年,组织法经过修订,城市级别改为直属於行政院的院辖市(直辖市)和省辖市。据此,上海丶广州丶汉口等改为院辖市,广州降为广东省辖市。1931年汉口降为湖北省辖市。1932年,西安被定位陪都,暂时升为院辖市。1939年,陪都重庆升为院辖市。

  抗战胜利後,重组行政区。1947年6月,将汉口丶广州丶西安丶渖阳四个省辖市升为院辖市。至此,全国共有12个院辖市,即南京丶北平丶天津丶上海丶青岛丶汉口丶广州丶重庆丶西安丶哈尔滨丶渖阳丶大连。

  解放战争期间到新中国成立前,国统区和解放区的院辖市丶直辖市,共计14个,即南京丶北平丶天津丶上海丶青岛丶汉口丶广州丶重庆丶西安丶渖阳丶大连丶鞍山丶抚顺丶本溪。

  新中国成立後到1949年年底, 全国共先後设立12个直辖市:北京丶天津丶渖阳丶鞍山丶抚顺丶本溪丶上海丶南京丶武汉丶广州丶重庆丶西安。原国民政府时期的大连丶青岛丶哈尔滨三个直辖市均改为省辖市。

  到1952年,南京市又降为江苏省省辖市,旅大市(大连)升为直辖市。1953年,吉林省的长春市丶松江省(1954年并入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市升为直辖市。自此全国直辖市增加到了14个。其中,东北地区最多,竟有七个直辖市。1954年,重庆等直辖市先後划归四川等省,只有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到1997年,重庆市再度直辖。

  直辖市和省区有甚麽分别呢?

  1. 行政级别,理论上一样,都是正省部级,不过一般直辖市书记都兼任政。治。局委员,比一般的省。委。书记要高的多。

  2. 地域。直辖市地理面积没省大。

  3. 经济结构:直辖市的工业丶第三产业一般占的比例比农业要高,而许多省份的农业依然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4. 生活水平:直辖市的人均GDP一般要高于其他省份。

  省丶直辖市丶自治区丶特别行政区都属于省一级的行政区,但是由于直辖市的特殊性,所以它的级别其实要高于普通的省,因为它的书记都是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直辖市书记和副总理是一个级别;而且国家领导人一般都是直辖市书记升上去的。个别省如广东丶新疆,这种经济大省和边疆地区书记也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由此可见直辖市在我国的重要性。

  直辖市虽然与地级市管辖区域相同,但是直辖市管辖的区与地级市平级,管辖的县与地级市代管的县级市平级。

  安利一下笔者有关地理的专栏文章:脱苦海的文摘【地理】

  专栏短网址:

  相关问题:

  脱苦海:城市群是一种什么样的空间发展理念?有什么优势和不足?

  脱苦海:为什么广州从古至今都是中国重要通商港口,而泉州却衰落了?

  脱苦海:为什么本地人有钱后大多会在省会城市或更大的城市购买房子?

  脱苦海:为什么沿海的省会都不靠海?

  脱苦海:中国的省名由来分别是什么?

  我是某国有银行的,我就说说银行的例子吧。

  通常我们是按照省来设置分行的。但是对于某些比较大的城市,我们也会为其单独设置一个分行,比如大连,苏州,深圳等。

  而对于分行来说,如果部门的某项业务做的特别大,也可能会被单独拿出来成立一个新的部门。

  这里面的逻辑是,为了避免资源过于集中。

  如果某个城市业务资源特别好,或者某个业务特别容易赚钱,那么在现有的考核体系下,分行就会把全部的资源与精力投入这里,以获得更好的业绩。这样下去,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只要还是业绩导向的考核标准,这个问题就会存在。这时候,开辟新的分行或者新的部门,可以缓解这种趋势。

  反过来,政府设计直辖市,我认为也是基于同样的思路。现在的直辖市北京已经被批评吸周边的血了。如果北京是河北的省会,那么整个河北省恐怕都是北京郊区一般的存在。

  河北再来一个大城市?不存在的。

  国家设立直辖市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控制,而不是为了发展某座城市。

  设立直辖市,不是区位定名号式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切以“国家为了发展某片土地,所以在这里直辖”的逻辑,都是自下而上的看这个问题,不会准确的。政治上,设立直辖市是自上而下的逻辑,往往是“某片土地的发展难以控制,所以在这里设置直辖市”。

  民国时期有十二大直辖市,建国初期也反复设立又裁撤过诸多直辖市,它们无疑都不是出于经济考量,而是和两个字有关:控制。古代的陪都制,多都制,其实也是古代的直辖版本。它们无一不是为了方便中央对某个不在京畿范围内的命脉区域的控制。

  国家希望每寸国土都发展,没毛病。国家希望地方发展不要压倒畿直地区,尤其是失控,也没毛病。这个度大家可以自行体会。

  所以说,国家设立直辖市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控制,而不是为当地发展。同理,国家设立首都,也是为了方便控制疆土,而不是为了发展当地。但是,因为某个地方被直辖,被设立首都,它的行政成本优势,战略定为优势,以及官员脉络优势,会让它的发展超过普通的城市。所以,应该说直辖会带来繁荣,但从不因繁荣而直辖。

  中国现在的四大直辖市:

  北京:不用多说,首都。

  上海:江南地区有多可怕?长江连着赣江、汉江、湘江、嘉陵江、岷江这些连接着南北重镇城市的支流与航运。仅说说汉江,在古代陆路运输衰败,水路运输兴起后,长江-汉江-丹江,这条运输先可以让江南的货物经水路直接抵达距离长安只有100公里的商洛。意味着,遥远的江南地区竟可以在物资交通上对整个西北地区施加重大影响...湘江,更是能够最近距离连接起长三角与珠三角两大湾区与贸易高地。从海路与运河两条线上,江南又是南北中国的中间点。可以迅速沟通京、广。而江南这个贸易与生产重镇,背后又有长江中下游平原作为农业后盾...

  江南虽然只有一次大一统王朝的都城,但是它阻遏了多少王朝大一统的机会,推翻了多少大一统王朝,熬死了多少锋芒雄劲的北方王朝,又供养了多少南北王朝和大一统王朝...这个地方,是中国的经济中心,独立性又强,而且从来是外部势力想要得手的地方,实在不能不插进中央的坚实据点。历史上,代表发达江南的城市,轮替过很多次,有过南京,扬州,苏州,杭州...但是现在,它叫上海,是中央直辖市,所有的市委书记都升任常委。

  在清朝时,贵州比广东离北京更近,但是去贵州当官你走一个月,去广州当官你只走几天。这是海权时代的力量。从南京到扬州,是从陆路到隋唐运河的转变,从扬州到苏杭,又是从隋唐运河到京杭运河的表现。江南中心城市愈发偏东临近海洋。如今的上海,则宣示着海路运输在当下的主导。洋人选择上海殖民,中国选择上海直辖,无一不体现着对海岸线交通的控制,可谓蛇打七寸。

  天津:本来在五十年代,中央已经定下只有北京、上海两座直辖市的央地政策。但是在67年,一个特殊的时期,天津被恢复直辖。历史上,要推翻皇帝,从掌握京师开始。要推翻政权,从掌握地盘开始。但要推翻一众官僚,最直接有效的,往往是掌握京畿。天津就是在那个特殊时期,被重新启动直隶中心的功能,成为第二总部。

  这背后,有天津直辖的必然逻辑。对外,天津是首都的海上登陆港,有关键的防卫功能。对内,天津是首都的物资登陆港,有关键的供给功能。而且,天津实际上是京畿的中心,其直辖本身也起到分化切割都畿外围地区坐大的作用。京畿的重要性和威胁性,在67年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这是建国初期,中央文官体系对京畿设计的一个漏洞。67年之后,不会有人再犯这个错。所以,天津会始终直辖。

  重庆:非常年轻的直辖市。它直辖的直接理由,是三峡水库的重要性。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并不完整。

  四川盆地的地形,在中国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其西部,是从平均400米海拔的成都平原上,直接拔地而起的海拔平均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其北部,是巴山山脉、秦岭山脉两条平均海拔平均1800米以上,紧挨并行的大山脉。其东部,是海拔平均2000米以上的巴山、巫山合围。其南部,紧贴着平均海拔2000米以上的云贵高原。

  四川盆地内部,是遍地的低矮丘陵,比较适合农耕。所以四川盆地内的人口超过1亿,是中国著名的粮仓。四川盆地的外围,是少数民族分布区域。中国由藏、青、疆、甘、川、滇留省区分割青藏高原,因此四川辖区由传统汉地范围外溢了不少。

  四川盆地,上古时就主要有两个政权分割,古蜀国和古巴国。蜀国,以盆地西缘的成都平原为核心区,就是成都。巴国,以盆地东缘的褶皱山岭为核心区,就是重庆。

  在中世以前,陆路交通为主,中原经济占上风的古代,连接盆地的,主要是北部穿越秦岭的蜀道。所以那时,由蜀道的成都始终对外贸易物资的首要连同城市。成都又是丘陵地貌为主的四川盆地内,最大的一片平原地带,也是农业最发达的区域。加上一条龙泉山脉像一道屏风一样挡在平原东边,成都的形胜绝佳,成为历来蜀地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

  可近世之后,水路交通逐渐取代了陆路交通。中原一线的经济衰落,以及江南一带的经济崛起,让盆地的对外窗口,由陆路蜀道边的成都,转向了水路长江入盆地口的重庆。重庆作为江南物资进入盆地的水路入口,与盆地内江河支流的发散起点,真正掌握住了盆地的交通命脉。元朝开始,开始历史性出现定都在重庆的巴蜀政权。重庆在民国时期,成为全国的战时首都,民国的陪都。建国后,虽然没能取代成都的区域中心地位,但仍一度直辖,后成为中央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1996年,直辖前的老重庆九区十二县,GDP高居全国第十,仅次于第九的同省省会成都。1997年,以管理建设三峡为由,重庆带领川东县市成立新直辖市,重庆的政治地位再次反超成都。当然,一起带走的,还有三千多万人口,以及本属成都的众多区域政策,四川盆地这个大粮仓的三分之一土地。

  为什么一定要动重庆?当一个省能够养活一亿两千万人口,拥有10万平方公里的中心沃土,发达的水路网,以及东南西北四道超过2000米海拔,200公里宽的天然屏障时,它的直辖,就已经注定了...而扼住重庆港,就扼住了整片川地与西南的咽喉,扼住盆地物资的流入与流出。当然,陆权的回归,铁路的兴起和发展,能够让成都的权重部分回归。这就是今天成都仍能和直辖市重庆平分秋色的一大原因。

  而且,重庆与上海,作为长江黄金段的首尾两大港,同时被直辖,意味着整个长江中下游流域的几大人口大省,同时被捏住了睾丸。

  广东省:

  当下仍以水为主要载体的交通运输方式,对经济命脉的影响有多重?看直辖市所在就好了,它们分别是,海岸线北端供给首都的天津,海岸线中端与长江最东端的上海,长江在运能腹地西端的重庆,哪个不是港口城市?哪个不以港口优势来参与国际贸易分工?

  广州,是一个国家根本不能轻视的港口城市。它可以直接通过珠江流域庞大的水网辐射东南与西南诸省,且对南海与东海的对外贸易和地缘战略起着支点作用。在内陆,它也是近距离衔接长江流域的中心源,控制上海与广州,就控制住大半个南国。所以,国家很重视它。

  广东是唯一能够副国级高配的省份。这里本适合出现一个直辖市,为什么至今没有?

  珠三角与长三角、四川盆地的一个最大区别就是,山地多腹地小,平原/台原太少。广东除了湾区城市,都是欠发达山区,岭南又是群山合抱,无法像长三角与四川盆地一样,将区域利益格局不断向内陆扩散。这里还没有算上广东的粤港澳大湾区的政治地位。香港澳门都是行政特区,而广东是唯一能够副国级高配的省份,深圳又是和广州平级且激烈竞争的计划单列副省级城市,这里高位列政治地位与经济地位的城市已经太多了。这个区域虽发达,却是一点两线式的线状发达,不是长三角多省广腹地式的面状发达。珠三角的区域独立性条件比长三角,甚至四川盆地都要差不少。珠三角自身没有外拓空间,中央在这里也没有太多可运作的政治腾挪空间。控制了广深就等于控制了珠三角,也控制了广东省,何必再搅这已经拥挤不堪的港口群。可是,这并不影响,广东省与四大直辖市同样,是副国级高配的待遇,这与直辖无异。但是,也侧面说明,以最为远离首都的顶级重镇广州为首,岭南的地缘独立性与本土势力仍然强大。但国家,却早就布局了三个特区,分省海南,并培养出强悍的计划单列市深圳与省会竞争,把住香港与广东的中间带,在侧翼合围了广州的优势。这个控制,虽非直辖,也算曲线制衡,侧翼牵制。简单来讲,就是广东这一线重镇本身就被打得比较散。比如南海县的佛山镇,历来是珠三角经济高地,号称天下四聚之一,是广州府的黄金地段。但现在已经被独立出来设立地级佛山市了。两个特区,一个计划单列副省,又从省会划出一个GDP全国前20的地级经济大市...在这里,是交错分化的制衡,再设立直辖市,就太过了,没有必要...

  广东从海运兴起,繁荣了千年。但又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而且文化上,与官话区隔阂比较大。近代以来,这里曾爆发过多次移民冲突,两广也孕育了近代两次最著名的“起义”,也是最后摆脱殖民主义的地区。姚诗涵而今共和国仅有两个高度自治的特区都在这里。广东珠三角的重要性,不亚于直辖市。保持统一完整的省级辖区,实际上也能强化广东面对港澳的整体协同优势。这也是从侧面制衡两个高度自治的特区。一切都是为了控制。

  所以,直辖市的逻辑,是为了控制而直辖,并不是为了发展而直辖。但一般会因直辖而获得更好的发展,因为直辖市拥有国家资源投入。我们不能用全国都是中央的,什么都顺从中央的这种思维看待中国这样一个巨型国家。实际上,中央集权只是一种制度,一种政治文化,但历朝历代,无论皇帝多么权威,政府都是由人民供养,中央政府也是由地方政府支撑。所以央地的合作与博弈是必然存在的客观现象,只是它是一门隐学,不会作为正式的研究对象和宣传对象告诉每个人,尤其是在我们这样制度的国家。

  今天的直辖市设置与央地政策,仍旧延续建国初南北双城模式,也是近世数百年京江配区域分工传统的体现。天津与重庆,只是问题暴露后,补牢性纳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直辖决策。因此,下一个直辖市在哪里,是要看哪里先暴露出问题。央地政策不变,直辖市并不会像民国和建国初那样,被通盘设计而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