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生活行业 >

王晓龙:红色和黄色,为什么成了中国的代表色?

2020-11-07 04:25 浏览:

王晓龙:红色和黄色,为什么成了中国的代表色?

  本文来自:百度知道日报

  从迎风飘扬的国旗到运动员参加大赛穿着的颁奖服再到四处悬挂的条幅、招牌,红黄配俨然成了中国的代表色。

  你一定在生活中看到过类似的条幅和招牌,中国人有多喜欢红黄配,看过这些图片就能感受到。

  中国人的这种色彩偏好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我们爱上的,不是生机绿、奢华紫或者博爱蓝,而是有些扎眼的红色和黄色?

  接下来你将看到:

  ●做有道德的、脱离低级趣味的颜色

  ●大红易得,明黄难求

  ●感谢国旗,也感谢行业路径依赖

  做有道德的、脱离低级趣味的颜色

  崇红拜黄并不新鲜。

  世界上80%以上的早期文明都崇拜红色。

  山顶洞人佩戴红色饰品、河姆渡人使用朱砂、雨林里的原始部落有红色纹身、就连很可能和现代人没什么关系的尼安德特人,都懂得用赤铁矿粉末装饰尸体。

  ●原始人的赤铁矿壁画

  “红色崇拜”有两个起源:一个是对太阳与火焰的崇拜、一个是对血液的崇拜。

  而与水稻、小麦、玉米、土地相联系的“黄色崇拜”,主要集中于农耕文明里。

  在中国,红色与黄色地位不俗,首先是因为“五德始终说”和“三统说”。

  五色五方配五德的观念先秦就有,不过它的最终版本,是由西汉董仲舒确立的。

  董仲舒拥有典型的汉儒思维,认为青、赤、黄、白、黑分别对应五行木、火、土、金、水;五方东、南、中、西、北;五时春、夏、季夏、秋、冬。

  因此每一个顺应天命的朝代,都有自己的幸运色。

  ●“中华五行图”

  董仲舒还用黑、白、赤三种色彩象征夏商周的统治,从很可能从没存在过的太昊袍牺氏开始推演,把一切传说中的上古帝王都包括在“三统说”里。

  “三统说”是红色能成为华夏民族代表色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被儒生追念了两千多年的西周,就是火德,尚赤。

  五德三统的原理听上去简单,操作起来却十分令人迷惑。

  比如,刘邦自命“赤帝”,汉开国之初以赤色做帝王色。

  但到了文帝十三年,公孙臣上书,指出秦为水德、土能克水,所以汉为土德,应该崇尚黄色。

  而张苍又依据谶纬,反驳说汉为水德,应崇尚黑色。

  大臣们一争就是好多年,这期间皇帝们只好按照有礼有仁的西周传统,暂且从火德,穿红色。

  直到汉武帝太初元年,倪宽等人新制历法,才确立了汉代“土德尚黄”的制度。

  不过实际操作层面,汉代的公卿帝王们,最喜爱的仍然是大红。

  所以王莽新政时,才会让仆役穿赤色衣服,以示对西汉的诅咒。

  ●暴露年龄的电视剧《汉武大帝》,全剧都是红红红红红

  西汉在颜色问题上纠缠不清,后来的朝代也都没好到哪去。

  总体来说,除了喜爱白色的元代比较特殊,历朝历代要么认为自己继承西周正统,崇尚红色;要么认为帝王居九州中央,崇尚黄色。

  从隋唐以后,红色和黄色逐渐成为帝王专属颜色,禁止民间随意使用。

  可如果民间禁用红黄,那么唐传奇《霍小玉传》中绑李益见霍小玉的黄衫客、《红楼梦》里弄脏石榴裙的香菱,为什么没被砍头?

  这就涉及到颜色禁忌的界限问题。

  到底什么样的红色和黄色,才有资格成为皇室垄断色?

  民间能安全享用的红黄色,又是怎样的?

  大红易得,明黄难求

  哪些颜色高贵哪些下贱,其实要看成本。

  比如紫色,在古罗马被称为“帝王紫”。

  在中国明代以前也一直是高官朝服色,就是因为紫色染料昂贵难得,对工艺的要求也比随便染个蓝色黑色高得多,所以商品价格与商品价值量正相关。

  ●你嘲的“基佬紫”是“帝王紫”

  红色在社会上下广泛流行,甚至自古以来的起义军都能做到人手一块红头巾,一大原因就是红色的门槛很低。

  最简便易得的红色染料,是敌人的血液。

  赤铁矿和赭石也是廉价的红色染料,不过它们都属于矿物染料,画个壁画涂个尸体还行,如果用来染衣服,成品一不亲肤,二不能水洗。

  大约在春秋战国,植物染料开始在纺织届展露头角。

  最早出现的植物染料茜草,就是染红色的。

  红色系植物染料还有红花和苏木,它们成本都不高,显色度也很好。

  严格来说,宋以前天子穿的红色是茜草反复浸染出来的“绛色”,造价相对较高。

  后来帝王间还流行过朱红、正红色,其余的茜红色、粉红色、石榴红色,民间穿一穿,不至于被官府抓起来吊着打。

  ●绛色

  黄色系染料也多,常用的矿物系有石黄,植物系有栀子、槐花、柘木、大黄、黄栌、姜黄。

  其中,栀子方便好用,因此也是相当长时间里应用范围最广的黄色染料。

  柘木是黄色染料里最不寻常的一种,它染出的织物在日光下是泛红光的明黄,在烛光下是泛黄光的赤色。

  这种迷人的变色功能,使柘木成为最高贵的服色染料。

  从唐代到明代,柘黄一直是天子专用色。

  虽然有不少皇帝都禁止过民间穿明黄杏黄这些和柘黄相似的颜色,但是“穿黄就被砍头”这件事,在历史上也不绝对。

  ●柘黄

  虽然红色因为能联想到血液,有时和血光之灾搅在一起。

  黄色在十九世纪末,又被美国连环画《黄色少年》和中式房中术坏了名声。

  但不管怎么说,有特供背景的,都是好东西。

  所以被皇室拔高再拔高了两千年的红黄二色,在普通中国人心里,形象是非常正面的。

  感谢国旗,也感谢行业路径依赖

  可为什么大清亡了一百多年,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红黄两色,使用频率还是那么高?

  最直接的原因其实是国旗。

  国民热爱国旗配色,这当然非常正常,毕竟英法美俄也经常变成红白蓝的海洋。

  但是相比后来的江河一片红,十九世纪更常见的中国代表色是黄色。

  在清政府方面,使用黄色自然是因为“皇家荣誉”。

  而在西方人眼里,“黄色”直接和蒙古人种挂钩。

  黄色因为这段屈辱的历史,丧失了继续做国家主色调的资格。

  相比红色,它只能做个配色。

  ●西方列强瓜分中国时,还用黄色代表中国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红色所承载的“革命记忆”当然为人民所珍视。

  从中世纪开始,共产主义的故乡欧洲就有围城亮出红旗表示不投降的传统,代表着“流血”、“热情”、“英勇”的血红色不光受到庄园主和贵族的喜爱,

  也成了全世界无产阶级共同信仰的颜色。

  ●巴黎公社

  1889年,爱尔兰人吉姆·康奈尔在歌曲《红旗》中这样写道:“人民的旗帜是最深的红色,它掩盖了革命烈士的躯体,他们的肢体变得僵硬冰冷,染红旗帜的血却满腔热情”。

  1949年,政协征集国旗图案之初,就提出了“希望国旗以红色为主”的要求,对黄色却没有明显偏好。

  当时从三千幅投稿里入选的38幅草案,也确实都是大红底色。

  但是有将近一半草案,配色是红白、红蓝、红绿。

  ●入围国旗草案

  最终,在五星红旗图案确定下来之后,我们民族在喜爱红黄配色的道路上,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除了“红色崇拜”、“黄色崇拜”、“帝王之德”、“烈士鲜血”、“黄皮肤的中国人”这些浪漫的,极具民族特色的理由之外,把我们压垮进红黄配色海洋里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实单纯到令人失望,那就是“行业路径依赖”。

  仅以横幅制作这件小事,就能说明“行业路径依赖”。

  除了丧葬讨薪之类不喜庆的场合,大事红黄配,小事红白配的色彩观念深入人心。

  于是红色横幅销量高、库存大、价格低,买方卖方都美滋滋,打算齐心协力挂出更多的红色横幅。

  这时有人突然说,我想要一条彩虹色横幅,不仅价格要翻倍,说不定厂家还得费功夫重新做个底色图,对人对己都挺麻烦。

  于是大家想了想,要什么彩虹横幅,还是红黄配色最适合中国人。

  ●横幅布

  虽然红色黄色很重要,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相当长时间里,对国旗的颜色却只有描述性标准。

  为了让红黄配得更规范、更得体,1991年,我国执行了第一版《国旗颜色标准样品》,2004年又出台了《GB12983-2004 国旗颜色标准样品》,对化纤、丝绸、棉布三种质地上的国旗染色标准作出了清晰的行业要求。

  ●《GB 12983-2004 国旗颜色标准样品》

  参考资料:

  1.孙秀如、林志定、荆其诚、林仲贤:《中国国旗颜色的优选色度及宽容度》,《心理学报》,1991年第3期。

  2.陈瑾渊:《红色崇拜与红色禁忌——中国古代信仰体系中的红色》,四川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年。

  3.唐金萍:《中国古代服饰中的黄色研究》,北京服装学院硕士学位论文,2015年。

  4.金鉴梅:《中国传统印染技术特征与应用研究》,北京服装学院硕士学位论文,2016年。

  5.任山:《中国传统文化中以黄为尊思想的形成原因》,《艺术科技》,2017年第3期。